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变态兄妹地下室玩SM
变态兄妹地下室玩SM
第一话久爱成疾在线视频播放

丰仁哥哥是我的邻居,比我大三岁,今年二十一!我们在同一条街道上一起长大、一起玩乐。至今,我还是时不时的跑到他家去,跟他比较比较最新的电动游戏。

其实,使我频繁地去她家的理由,不只是电动游戏那幺单纯。丰仁的妹妹纪欣,是主要动力之一!纪欣今年十八岁,跟我同年。她对我的吸引力可不小啊!记得有一次从我房间偷窥到她在房里更换衣服,虽然只看到她戴乳罩的身躯,却也令我打了整整一个多月的手枪…

纪欣那一对大眼睛,给我留下强烈的印象。她充满个性的面貌和曲线的身体,更是令我着迷。她身体虽然有一点胖,但从国中时代就参加拉拉队,又蹦又跳的,非常健康。我对这位邻居有很大的兴趣。

其实,纪欣小时候因为二个眼睛离开很远,感觉有点儿像鲸鱼一样怪异奇妙的脸,但虽着年龄的成长,渐渐变成了最近的小美女。纪欣是读女校的,很少和异性接触,我可以说是她唯一的男性朋友。

「阿庆哥哥…阿庆哥哥…我要坐马!我要坐马!」纪欣从小就喜欢要我扮马让她骑在我背后。回忆起当年她刚隆起的小胸乳,伏在我身背,压啊压,好爽、好舒服啊!

--------------------------–

第二话

这一天週末下午,我买了最新的电动游戏,便跑过去丰仁他们的家,準备跟他共享。按了按前门铃,没人来开门。我绕到后面去,转动了后门玄关的门把手,并没有锁上!

我开门而入,由厨房走进客厅,并小声的呼唤了几声:「喂,有人在家吗?丰仁…丰仁!纪欣…嗯?怎们会没人呢?」房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反应。

「啊哟,没有人在家,出去也不锁门,太不小心了…」我自言。

我在客厅里拿了张纸和笔,走回到厨房,在餐桌上想留下便条时,突然听到一阵阵很细小但却清脆的声音。

「唔…唔唔…唔…」

好像是痛苦的哼声,而且还是少女的!我吓了一跳,伫立在那里竖起耳朵凝聚精神听。

声音似乎是从玄关的左边,也就是从厨房的地底储存室下传上来的。那种地方在我自己的家平时都不去,因此虽然来过这里无数次了,却也没有下去过那里一次!

「是什幺人呢?啊!难道是有…」我的脑里呈现出『鬼』这个念头。但现在正是烈日高照的下午嘿,那会有那种东西出现啊!我心里感到奇妙的不安。虽然那声音极小,但觉得很诡异且好奇,不知不觉地向那边悄悄的开了门,走了下去。

正当我走下数个梯级,又听到那声音了!我迷惑地停站在梯级上…

「叭!」

好像是打在软东西上的声音。而在这同时,听到了少女的惨叫声。

「啊啊…」

是从楼梯的下面传上来的。

我跪坐在梯级上,低下身,调整头颈,往地下室内偷偷地扫望了一巡。竟在储存室右角落的那一边,看到那儿正在进行极为邪恶,并令我惊诧万分的事情。我的脸色当场苍白起来!

「啊,唔…唔…」又听到打击的声音和少女的哼叫声。没有错,的确是我所熟悉的声音!纪欣在下面正遭受暴力的折磨!更令我震撼的是那鞭打、强暴她的人,竟然是丰仁,纪欣的亲生哥哥啊!

原来在地下室的是丰仁和纪欣俩兄妹,我整个人癡呆地站在那里,好像被闪电击中似的。我犹豫不决,不知应该做什幺!要报警吗?还是先呼喊救命啊?

「纪欣,怎幺样?受不了了吧!」丰仁冷漠奸滑的笑说。

「唔…唔…唔…」又听到纪欣从鼻孔冒出的哼声,跟着啜泣起来。

丰仁哥哥到底对自己的妹妹做了什幺啊!我尽量的使自己镇静下来,想下一步该如何的做。同时,我也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并小心翼冀地趴在梯级上,从这儿瞄望下面的情况。

--------------------------–

第三话

在我楼梯这边是一片的黑暗。然而,地下室的那一端,亮光挥照,一切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下面有许多的旧家俱,和堆积的大纸箱。地方大概有六坪,天花板是没经过油漆的黑木板、墙壁也是没有粉刷的混凝土,地面是石灰补盖的,虽有些乱,但都还挺乾净的,没有多少的灰尘。

在房间一角的少女正是纪欣。十八岁的可爱少女,此时竟显露出疲惫怜悯的姿态。在房间中央有一个很粗的木柱,是一般的地下室构造。在木柱上,有四个像挂东西用的铁勾。

纪欣正在木柱前,但不是站立的。她的身体向前弯,双腿分得开开弯曲。以这样的姿势抱紧木柱,上半身和地板几乎形成水平。好奇心驱使我仔细地凝看。纪欣抱住木柱后的双手还被绳子紧紧捆绑,而且绳子也绑在木柱上。这样的姿势令她不得不把屁股向后高高的挺起,要摇动都有困难,想逃走更是不可能的。

纪欣好像是穿着水兵式的学生制服,脚上还穿白袜。上衣的领子和袖口是深蓝色,有三条白线,裙子是二十四褶纹,是最佳统式的。围巾是红色,前面用有校徽的别针固定,对制服迷的人而言,这是垂涎的目标物之一。

纪欣的裙子此刻已被撩起,白色的三角裤也拉到膝盖上,屁股完全暴露出来。我的眼珠都要飞出去了!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纪欣的裸露身体的部位。我全身的血液直往头上冲,从进入地下前就开始激烈跳动的心脏,几乎从嘴里冒出来。口乾舌燥,双腿颤抖,呼吸也开始感到有点儿困难。

距离我只有几公尺的地方,看到灯光下发出光泽的少女白嫩又圆润的屁股,黑浓浓的耻毛也尽显示眼前。我还明确的瞄见屁股肉沟区分的二个肉团已经红肿…

先前听到的清脆声音,是丰仁哥哥鞭打纪欣屁股所发出来的声音。就在这时,丰仁丢下手中的小鞭子,用自己的手掌又打在他妹妹的屁股上,发出两声清脆的拍打声。

「叭!叭!」

「唉呀…唔…好哥哥…饶了我吧…」她哀求,似乎很痛的感觉。

丰仁是站在妹妹的左侧边。他的背几乎对我。只见他穿牛仔裤,却光上身。他以斥责的口吻尽说一些粗话,纪欣是哭着哀求。

我几乎看傻了,头壳也有点坏掉,竟然移右手到裤前,开始慢慢的抚摸自己的渐渐硬涨的肉棒。

「叭!叭!叭!」丰仁又打了那极有弹性的屁股上三次。

「啊…啊…啊…」纪欣也回应了三声!

纪欣的嘴里发出悲哀的呼叫声,同时全身猛烈颤抖。看她那鲜红的屁股,真不知道被打过了多少次才会变成这样。太过分了!为什幺要这样对自己的妹妹呢?我真的不明白。但是,我手中揉弄裤里宝贝的动作并没因为我的疑惑而停下来,且越揉越使劲…

我对丰仁残忍的行为产生忿怒感,但同时也产生强烈的兴奋感,并且感到兴奋!我年轻的钢猛老二,已在裤子里膨胀到了极点,只要动就能感到疼痛,因为里头的毛髮已被膨起的肉棒扯得紧绷绷地。

我虽已经不是童子身,和异性也有过经验,但这种残忍捆绑并挨着打的事情却是不曾有过的。穿高中学生制服的少女,露出屁股被绑在木柱上,被打屁股哭泣的样子,我过去也不是没看过,但都是在A片光谍中看到的。如今眼前的景色虽似曾相识,但震撼感却是完全不同!

「哥哥…饶了我…」纪欣的求饶声又响起。

原来丰仁正把纪欣的三角裤脱下完全的脱下,并放在鼻中猛嗅!我没里会他,我真正留意的是纪欣最神秘的大腿之间的那团蚌肉。但因为角度的原因,无法看得清楚!

纪欣扭着红肿的屁股哀求,我看不清她的脸,可是从带鼻音的声音判断,可能是在流泪。

「知道痛苦了吧,要照我的话做了吗?」丰仁用威胁的口吻问道。

只看到纪欣马尾形的头髮摇动,点了点头。

「好吧!现在放开你。」丰仁解开捆绑纪欣双手的绳子。

纪欣获得自由时,立刻无力地跪倒在地上,似乎被迫採用痛苦的姿势已经很久,整个身躯都崩溃了。她原来撩起的裙子,正好把屁股给盖住。只见纪欣把双手伸到裙子里抚摸红肿的屁股,这时候我才能清楚的看到她脸部的表情。

从她大眼睛流出泪珠的沾湿脸颊,可见她是哭过了的。但是她的表情却比想像的温和,而且带有羞涩、挑逗性的表情,好像是在等待一种期盼似的。此刻,她正以赛跑选手在起跑线上时的姿态摆弄,虽然一面抚摸屁股、一面却以舌尖润湿血红的嘴唇周围,一点都没有痛苦生气的样子,反而凝视丰仁,一付难以忍耐似的骚耻样!

嗯?一股疑惑感涌上我的心头!纪欣怎幺地好像在期待这一切呢?难道是我因为我太兴奋而产生了错感吗?

--------------------------–

第四话

这时候我发现储存室里的灯光突然特别明亮起来,除了刚才天花板上的电灯外,还有一股非常明亮的灯光,正照射在纪欣的身上,像摄影棚或舞台上的聚光灯似的。

咦!丰仁呢?我改变贴在梯级上眼睛的角度,寻找光源。突然,从楼梯直接底下看不见的角落传来丰仁的声音。

「纪欣,来!开始做吧…」

纪欣脸上带羞答答的表情站了起来,然后温声问道:「嗯…哥啊!这次是站着的吗?」

「开始就先是这样吧…」

「那幺?三角裤呢?」她指丢落在地上的小内裤。

「先把它穿上,要按我给你看的那捲录影带一样的做。」

「是…哇!好紧张啊…」纪欣弯下身体撩起裙子,然后把地上的小内裤穿了上去。就在这一瞬间,我好像看到她大腿根上的一片黑影。

我的心猛烈跳动。但那是剎那间的事,纪欣立刻放下褶裙站好,就好像在準备开始表演体操的选手一样。

「好,首先是缓缓地撩起裙子、慢慢地露出三角裤。」这时候传来丰仁的声音。

美少女的纪欣点点头,也不知道我正在偷窥。她照哥哥的命令用双手抓住褶裙的二端慢慢抬起。修长的双腿已经露出到膝盖以上,原来粉红色的肌肤在强烈的灯光照射下,发出雪白的光辉。

纪欣好像难为情地向下看,但从那带挑逗性表情和态度看来,显然这种事已不是第一次了!

丰仁为什幺要打妹妹呢?纪欣现在又为何这般呢?我的头脑虽有一点混乱。可是已能有条理的思考,我开始有了一个模糊概念。先别想那幺多,尽情看一看这对兄妹又会搞些什幺吧!

我继续看这可爱的美少女撩起裙子,露出穿雪白三角裤的下体。我的全身血液倒流,胯下的东西膨胀到快要爆炸了。被内裤和长裤包围的阴茎感到疼痛。

现在纪欣正面对我,是由于丰仁和灯光的起源都在这一边的关係。这个角度能看一切,她丰满的腿的根部,也就是白色小内裤包围的丰满隆起的部位。那小内裤是没有荷叶边,也没有蕾丝的装饰,是极为普通的三角裤!外观上看起来有点胖的纪欣,在撩起裙子时,就能看出屁股更是丰满圆润,我真好想大大力的捏它一把!

「裙子要拉高些,盖到嘴唇上!」

「……」纪欣努力地照做。

「好…很好!」

这时,我听到轻微的机器旋转的声音。啊?是摄影机!我现在知道为什幺要有那幺强烈灯光了,原来是在拍摄这一切啊!

我已经不想再思考了,视线已经盯回在小内裤上,极力的想透视出那三角黑影里去。

「来,现在把裙给脱下!右手摸胸部,开始是从衣服上,然后拉开衣服从乳罩上摸…」

纪欣解脱了裙子,把手掌盖在学生制服上那个的隆起得高高的大胸脯上,开始抚摸起来。

「对!要很舒服的样子,半闭眼睛…对…对了,就这样!」丰仁的口吻完全像个经验老道的导演。

奇怪的是,从纪欣的态度上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不愿意哥哥向她要求淫蕩表演的表情。虽然还不至于主动的,但却很自然的服从命令。

「把上衣拉起露出奶罩,然后从奶罩中露出乳房用双手抚摸。身体要靠在柱子上,下腹部向前挺…好,好极了,就是这样,对了1」

纪欣的后背用力靠在柱子上,下半身向前挺出。双脚是少许分开的,以这样的姿势把白色制服的衣摆拉起。腰以上的肌肤露出,一直到能完全看见那白色半透明的乳罩。

纪欣把乳罩向上拉,两个大大的肉丘弹露了出来。

「爽!很好看!真的好大啊!」我不禁的把裤子的拉链拉下,伸手进入裤内,隔内裤,不停的揉弄大老二。

这时候纪欣用双手放在半球体的乳罩上,开始像画圆圈似地抚摸,同时做出陶醉的表情,且从半张开的嘴发出阵阵呻吟声:「啊…啊啊…啊啊啊…」

我深深的喘气,面红耳赤的继续瞪大眼睛欣赏这一幕的真人表演。从纪欣手指尖露出的乳头是粉红色的,看起来是那幺新鲜,乳量大小适中,较为深红。她的乳头很快就变硬而坚挺突出,就像我现在的阴茎一样!

我压在自己胯下的手,此时已经滑入内裤里去搾弄我那勃起的东西,并感觉它的脉动。我不再思考,只听纪欣的诱人的歎气声,并凝视她刺激自己的乳房以及自慰得到的高潮表情。

纪欣用二个手指捏勃起的乳头,或用指甲在乳晕的四周轻轻抓,并以手掌在富有弹性的乳房上抚摸和压迫。我没有纪欣那种庞大的乳房,无法知道这样的行为能产生多大的快感,但知道她那很爽的面容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唔…啊啊……啊啊啊………」纪欣这样抚摸乳房,下半身做出极为性感的动作,很自然地扭动起来。光滑腹部的肌肉,丰满的大腿的肌肉微妙活动,屁股以很慢的节奏向前挺出,然后向左右摇动。她把膨胀到小手指头大小的乳头,故意用力的拚命不停地拧弄,同时发出像尖叫的声音。这时候,穿白袜的脚尖也随着颤抖动…

只见纪欣皱起眉头,微微张开嘴喘气。她的嘴唇有独特的形状,下嘴唇比上嘴唇肥厚,半张开嘴时,形成横放的D型。在微笑时,上嘴唇会向上地捲起,令到这纯洁少女的表情变成很淫蕩。

这样抚摸大约十余分钟后,纪欣张开眼睛,看哥哥给她做手势。她停止抚摸乳房,从靠在柱子上恢复立正的姿势,双手伸到背后。原来是要解开在背后的乳罩挂勾,然后脱去白色的制服,这时候纪子身上只剩下那一件的小小内裤。

我体内沸腾的血液开始逆流,手里也越摇越有劲!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纪欣只穿一件小内裤的感觉是怪怪的,有种想强姦她的冲动!看她那修长的手脚,却又丰满的乳房和圆润屁股,这种微妙的不平衡,显示出成熟前充满危险性的性感。

这时候纪欣双手又放在二个乳房上,但这一次是採取跪姿,跪在脱扔在地下的裙子上,双腿少许分开,腰向后挺靠在柱子上。

「唔唔…唔唔…」她就这样用只手抚摸起乳房。在强烈的灯光下发出光泽的她,脸更红润了,额头上轻微出汗。渐渐地,左手离开乳房,缓慢往下滑动,摸肚脐的四周、摸下腹、摸白色内裤的胯下…

纪欣的嘴越来越张开,呼吸中混合恼人的呻吟。这时候她要正式开始手淫了!我好像刚跑完马拉松一样,呼吸急促、心跳得厉害、喉咙里像火烧一样的乾热!

纪欣像饲养的狗看见主人一样,开始背躺地上,双腿张得开开的,用手掌在耻丘的位置上抚摸按压。同时用三根手指,食指、中指、无名指,在布料成为双层的胯下,像揉搓一样蠕动。我竟发现她那里湿了…

胯下覆盖纪欣神秘溪谷的小内裤,开始有了湿湿的痕迹。开始是小圆圈,随着手指的活动,湿痕形成椭圆,愈散愈阔。那是兴奋得流出来的淫水啊!

对十八岁的我,这些实在是太刺激了。我的阴茎已经勃起到极限。我发现自己内裤的内侧竟然也湿了,原来兴奋后男女的情形是一样的。

这时候,纪欣一面抚摸乳房、一面用食指与中指在溪谷的位置上用力地揉搓,刺激自己的目标。

「啊…唔唔唔…好…好爽…啊啊…」

从她嘴里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尖锐,有点儿像哭泣的声调。她的屁股扭动得更快,双脚分开的间隔也变大。大概是隔着三角裤的刺激已经不够,纪欣的右手伸入三角裤里,薄薄半透明的小内裤里,能矇眬看出她的手在三角裤里活动的情形。

「唔唔…啊啊……啊啊啊………要死了!」

纪欣此刻的表情,已经超过陶醉,而达到苦闷的程度,好像受伤的野鹿,全身为痛苦而不停地扭转移动。有时候把嘴唇咬紧,或用力摇头,已经完全陷入快感的强烈漩涡里,而造成这种漩涡的,正就是她自己的手指。抚摸乳房手,也跟着伸进入三角裤里,右手是刺激溪谷,左手则是在揉搓刺激敏感的阴核。对自己这样的刺激,很快使她达到高潮。

「唔…噢噢噢……」纪欣发出尖锐的哼声,同时身体弯成弓形。她的头不时地碰到后面的柱子上,但完全没有疼痛的感觉,只顾前后用力扭动屁股,继续发出苦闷的声音,全身的肌肉开始痉挛,双腿把自己的颤摇动的手,紧紧夹!

我张开大嘴,像个傻子一样,直看着纪欣颤抖痉挛的身躯。不行了!我突然直立的站了起来,想脱下裤子面对眼前的纪欣使力的摇抽我的红热大肉棒。但脚没站稳,差点儿滚了下去,幸好身子一定,才免强站稳了脚步。

不过,这突而其来的意外声,已经惊动了他们俩。强烈的灯光就在这时突然的熄灭了,只剩下天花板垂下来的灯光,是丰仁停止了拍摄!

--------------------------–

第五话

「啊…谁?…是谁?」侧卧在地上的纪欣,吓得把想喊叫的声音嚥回去,直在那儿发出急促的呼吸声,脸部散发出一种惊诧表情。然而,她在小内裤里边的手还留在那儿。

我恢复一点理性后,只见丰仁出现于楼梯下面,在我的视线里。我们面对面的互望。丰仁先开口:「唔!是你啊?阿庆!来…下来啊!别愣在那儿…下来嘛!」

我拉已经半脱下的裤子,硬头皮往下走去,走向丰仁身旁。

「你…都看到了吗?」丰仁直接了当的问我。

「看…都看到了!你们怎幺可以这样呢?纪欣…她…她…」我紧张得不知该说些什幺。

「其实,也没什幺嘛!我…只不过是想学学拍摄的手法,便叫小妹帮帮忙,做我的模特儿。这都只是…游戏罢了!你…别这样大惊小怪了啦!」丰仁想解释道。

我想了想,也没再说什幺,转身往楼梯跨去。我什幺都不想,只希望早点离开这儿,避开这尴尬的场面。但还没走上两步,手臂却被丰仁有力的双手掐着,强行拉了回去。

「别走!别走!你想怎幺样嘛?」丰仁汗流满脸的哀求。

「……」其实我只想离开这儿,但却不知如何说。我不自主的把眼光转瞄向纪欣。

「哦!我明白了!嗯…好!没问题…我成全你!」丰仁自作聪明的走到他妹妹面前,在她耳边悄悄地说。丰仁不知一直说些什幺,只看到纪欣点头,但又摇了几下,接嘟小嘴向我这边看过来,眼珠溜了一溜,又点了点头。这时她已经把双手都从内裤里拿出,右手尝试饰盖巨大的双乳,左手掩饰下面的内裤前,人则还是躺着在那儿,羞答答的样子。

「好了,一切就这样说定啦!这将会是我们的秘密,出去以后可要把一切忘掉啊!」丰仁走回我身边说道。「我就先上去啦,你得要好好对待我妹妹。别只顾自己痛快就行了啊!对了,还有…只能口交,不能直接进入她的阴道,不然我可不客气啊!」

丰仁说完,拍了拍我的肩膀,就拿起放在一旁的摄影器材,往楼梯走去,快步而上,开了门走出去后便随手关上!

我呆立在那儿,还没搞清楚究竟是什幺事。

「喂!阿庆,快啦!不然妈妈就要回来了…」侧卧的纪欣慢慢抬起上半身,然后採取侧坐的姿势,突然看着我说。

「啊…快?快什幺啊?」我紧张不解的问道。

「嗯?…好啦!不催促你就是了嘛!那你还过不过来啊?我…已经…都湿了啦!」纪欣嘟嘴挑逗地说道。

我一听,原来他们以为我要告发这里的一切而对我做出某种的妥协。我一切都明白了!我走向纪欣,看坐躺在那儿的她,我雄性的性器也完全的因此而勃起!

很好!将错就错吧!我索性来开裤头,把膨胀的肉棒给掏了出来,像凶器一样用手握住。阴茎的前端露出紫红色的充血龟头,而且从尿道口竟已经流出了一些透明的粘液。

我走到纪欣跟前,原以为她的脸上会出现惊讶、厌恶、拒绝的表情。出乎意料,这位少女居然以她独特的表情露出了笑容。眼睛里还露出兴奋的光泽,突然伸出手握住我那顶天立地的宝贝。另一只手则溜到睪丸的肉袋下,轻轻地抚摸它,还时不时用舌尖舔弄。纪欣就在这时在我面前跪坐起,张开嘴好像吃冰棒一样的把龟头吞进嘴里…

哇!要死了!我对眼前展开的动作,实在不敢相信是真的!

起先是在我面前手淫,现在还把我勃起的肉棒含在嘴里,纪欣好像吃很开心,发出啾啾的声音,又舔又吸吮。我让纪欣这样做,自己泰然地站在那里享受这其中的极乐,爽爽地沉迷在这种行为里。

这本来不能有的观念早已抛在脑后。我癡呆的在纪欣面前,她亦很热心地对我的慾望器官,用嘴唇和舌头服务,并还加上手指和手掌的刺激。纪欣把我的长大肉棒吞入到根部,用嘴唇形成圆圈在阴茎上抽送,或吐出肉棒,在沾满唾液的龟头上,用舌尖轻轻弹啜。她偶尔侧脸在挺立的肉棒下面,手里捧起的肉袋舔吸,还不时的眼对眼地向上看我的表情,为的是确定自己的行为是否给我带来快感…

看纪欣如此的熟练,我想她已经这样做过了很多次,没有一点不自然的态度,她很显然的也在享受这口交所带来的乐趣。

「唔…唔唔…」

开始时露出泰然表情的我,现在脸上也开始出现快感。皱起眉头,双手握抓住纪欣的头,固定。我的下身开始前后活动,勃起到极限的肉棒沾满唾液,在纪欣的嘴里进进出出地抽送。

跪在那里的纪欣这时候紧抱住我的大腿,嘴和肉棒发出摩擦的啾啾声音,同时抽插的速度也愈变加快。我的红热肉棒似乎变成了内燃机的活塞,不停的抽动。

肉棒在纪欣嘴里抽插时,她的马尾在赤裸的后背上摇动,胸前的那两颗肉球还时不时的打在我腿上。我的双手开口滑落到她巨乳上,不停地扎压那柔软的大奶奶,并搓弄那硬挺的乳头,令它涨得有如我小指头般大。

这时,纪欣的嘴更加的疯狂猛攻我的大老二,配合我屁股的扭摇动作,嘴唇一鬆一紧快速地吸送…

「唔…来了…要…出来了…」我的全身突然紧张起来,大腿的肌肉痉挛,嘴唇中发出哼声,屁股用力向前挺,连阴毛都紧贴在纪欣的脸额上,仰起头闭紧眼睛。

「噢…噢噢…啊啊啊…」我屁股沟突然使力一缩,精液竟间歇地喷射入在纪欣的樱桃小嘴里!

纪欣瞪大眼晴看我把精液射入自己的嘴里,没有露出任何害怕或逃避的样子,只是紧抱我的双腿,把脸贴在我大腿根上,以它缓缓摩擦我的渐渐败退的肉棒。

纪欣这时任意的控制嘴里那些腥味的液体,有时缓缓的吸入,又不时的微微吐出在手掌心上。纪欣来来去去这般地吸啜玩弄,直到把我所有射在她嘴中的精液给吞得一乾二净为止!

「唔…」我深深地喘了一口气,握渐渐缩入的龟头,摇摆了两下。

「不…不要那样!…多浪费啊!」纪欣急忙的把我的龟头再次靠近她的嘴口,然后缓缓的以舌尖轻巧的舔啜它遗留在上面的淫蕩秽液。然后索性的把我整条阴茎都塞入口内猛吸抽,没一会儿就把我的小弟弟给清理得乾净发亮!

「啊…」纪欣也深深歎一口气。

「纪欣…你…都吞了下去吗?」我明知故问,只为了得到满足感。

「嗯…当然啦!还有,阿庆哥哥,你喷出好多好多在我的喉咙里啊,差一点就呛坏我了…」纪欣的脸上露出天真的笑容,好像很高兴我把精液射入嘴中让她吞下去。

「你的动作太慢了啦!如果在我射精的那一剎间,你拚命地用力的吸吮,就会一次的吸得乾乾净净了。」我摇动一下还没有完全萎缩的肉棒,轻轻碰大了一下纪欣的头。

纪欣嘟小嘴,轻微的摸头,眼珠凝视我。她此刻的样子,好感性,似乎令我神魂颠倒啊!如果刚才不是丰仁严谨警告我不準许直接性交,我可能就在此地把纪欣给『干』掉了!

纪欣好像也看穿我的想法,捡起丢在地下的衣服,缓缓穿上,眼珠往楼梯上瞧望了一下,然而悄悄地在我耳边哼说道:「改天等哥哥不在时,我让你爱怎幺样,就怎幺样!」

纪欣说完便把我的裤子也拉好,然后拉我的手,一起往梯级走上。

--------------------------–

第六话

开了门走出到厨房,丰仁正坐在餐桌旁等待。

「怎幺样!阿庆,爽快了吧!这次就便宜你了,你的嘴巴最好紧点,不然我们三人都会出事的!你也不会希望被告强姦我妹妹吧…」丰仁带有威胁性的口吻说。

「不…不会的!我保证这事不会外传!不过…」我假装吞吞吐吐地。

「不过什幺?臭小子!」丰仁不快的问道。

「我…我希望以后你…如果有拍摄其他录影带时…能否也借些给我欣赏,我好想…看看你的大作啊…」我哀求丰仁。

「好啦…好啦!臭小子,讨价还价!嗯,这样吧!你想学习拍摄吗?做我的助理,我会教你拍摄的手法和技术,以后跟我就有你爽个够了!下星期五我会到其中一个女友家中拍摄她出浴的片段,乐了吧!不过,你得帮忙出些摄影费用和帮忙搬运摄影器材啊!」丰仁奸奸地笑说。

「没…没问题…没问题!大家兄弟没话说!到时,给我打个电话…」我乐得嘴巴张得大大的,然后就由纪欣送我出门。

「喂…阿庆哥哥…你可不能跟别的女孩乱搞啊!我哥哥的那些女朋友们都贱得很呢!我看了她们的演出都想吐啊!」纪欣在门外,不快的悄悄对我说。

听到纪欣的这些话,我乐得更加的爽了!越贱的女生我就越爱,当然这欣喜感觉我是不会在她面前表露出来的。我假装温柔伊人的说道:「纪欣,我…发誓…除了你之外,谁都不会动的!明天下午,能过来我家一会吗?我有些东西想让你…尝试…尝试…」

「阿庆哥哥…没想到你也这幺坏!那…就在放学后吧,那时哥哥会到他女友家干炮,妈妈也会像往常一样外出打牌。我…我…就在那储存室下面等你吧!拜拜…」纪欣红脸说。

今天真是一个超级星期天啊!小钢炮又有用武之日了。我一边淫乱想、一边兴高彩烈地往家里走去,等待下一个更美好的星期到来…